魏公子列传

魏公子列传朗读

  魏公子无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异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为信陵君是时范睢亡魏相秦以怨魏齐故秦兵围大梁破魏华阳下军,走芒卯。魏王及公子患之公子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致食客三千人。当是时,诸侯以公子贤,多客,不敢加兵谋魏十馀年

  公子与魏王博而北境传举烽,言“赵寇至,且入界”。魏王释博欲召大臣谋公子止王曰:“赵王田猎耳非为寇也。”复博如故。王恐,心不在博。居顷,复从北方来传言曰:“赵王猎耳非为寇也。”魏王大惊,曰:“公子何以知之?”公子曰:“臣之客有能深得赵王阴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是后魏王畏公子之贤能不敢任公子以国政魏有隐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公子闻之,往请,欲厚遗之。不肯受,曰:“臣脩身洁行数十年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侯生摄敝衣冠直上载公子上坐,不让,欲以观公子公子执辔愈恭侯生又谓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公子引车入巿侯生下见其客朱亥,俾倪,故久立与其客语微察公子公子颜色愈和。当是时,魏将相宗室宾客满堂待公子举酒巿人皆观公子执辔从骑皆窃骂侯生侯生视公子色终不变乃谢客就车。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坐遍赞宾客宾客皆惊。酒酣,公子起,为寿侯生前

  侯生因谓公子曰:“今日嬴之为公子亦足矣嬴乃夷门抱关者也而公子亲枉车骑自迎嬴于众人广坐之中不宜有所过今公子故过之然嬴欲就公子之名故久立公子车骑巿中过客以观公子公子愈恭巿人皆以嬴为小人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于是罢酒侯生遂为上客侯生谓公子曰:“臣所过屠者朱亥此子贤者世莫能知故隐屠间耳。”公子往数请之朱亥故不复谢公子怪之

  魏安釐王二十年秦昭王已破赵长平军又进兵围邯郸公子姊为赵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数遗魏王及公子书请救于魏魏王使将军晋鄙将十万众救赵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平原君使者冠盖相属于魏让魏公子曰:“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为能急人之困今邯郸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且公子纵轻胜弃之降秦独不怜公子姊邪?”公子患之数请魏王及宾客辩士说王万端魏王畏秦终不听公子公子自度终不能得之于王计不独生而令赵亡乃请宾客约车骑百馀乘欲以客往赴秦军与赵俱死

  行过夷门,见侯生,具告所以欲死秦军状辞决而行,侯生曰:“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从。”公子行数里,心不快,曰:“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下莫不闻今吾且死而侯生曾无一言半辞送我我岂有所失哉?”复引车还,问侯生。侯生笑曰:“臣固知公子之还也。”曰:“公子喜士名闻天下。今有难,无他端而欲赴秦军譬若以肉投馁虎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公子再拜,因问。侯生乃屏人间语,曰:“嬴闻晋鄙之兵符常在王卧内而如姬最幸出入王卧内力能窃之嬴闻如姬父为人所杀如姬资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报其父仇,莫能得。如姬为公子泣公子使客斩其仇头敬进如姬如姬之欲为公子死,无所辞,顾未有路耳公子诚一开口请如姬如姬必许诺则得虎符夺晋鄙军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公子从其计,请如姬。如姬果盗晋鄙兵符与公子。公子行,侯生曰:“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国家公子即合符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于是公子泣。侯生曰:“公子畏死邪?何泣也?”公子曰:“晋鄙嚄唶宿将往恐不听必当杀之是以泣耳岂畏死哉?”于是公子请朱亥朱亥笑曰:“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亲数存之所以不报谢者以为小礼无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遂与公子俱公子过谢侯生。侯生曰:“臣宜从,老不能。请数公子行日以至晋鄙军之日北乡自刭以送公子。”公子遂行

  至邺,矫魏王令代晋鄙晋鄙合符,疑之,举手视公子曰:“今吾拥十万之众屯于境上国之重任今单车来代之,何如哉?”欲无听。朱亥袖四十斤铁椎椎杀晋鄙公子遂将晋鄙军。勒兵下令军中曰:“父子俱在军中,父归;兄弟俱在军中,兄归;独子无兄弟,归养。”得选兵八万人进兵击秦军秦军解去遂救邯郸,存赵。赵王及平原君自迎公子于界平原君负韊矢为公子先引赵王再拜曰:“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当此之时平原君不敢自比于人公子与侯生决,至军,侯生果北乡自刭

  魏王怒公子之盗其兵符矫杀晋鄙公子亦自知也已却秦存赵使将将其军归魏而公子独与客留赵赵孝成王德公子之矫夺晋鄙兵而存赵乃与平原君计以五城封公子公子闻之意骄矜而有自功之色客有说公子曰:“物有不可忘或有不可不忘夫人有德于公子公子不可忘也公子有德于人愿公子忘之也且矫魏王令夺晋鄙兵以救赵于赵则有功矣于魏则未为忠臣也公子乃自骄而功之窃为公子不取也。”于是公子立自责似若无所容者赵王埽除自迎执主人之礼引公子就西阶公子侧行辞让从东阶上自言罪过以负于魏无功于赵赵王侍酒至暮口不忍献五城以公子退让也公子竟留赵赵王以鄗为公子汤沐邑魏亦复以信陵奉公子公子留赵公子闻赵有处士毛公藏于博徒薛公藏于卖浆家公子欲见两人两人自匿不肯见公子公子闻所在乃间步往从此两人游,甚欢。平原君闻之谓其夫人曰:“始吾闻夫人弟公子天下无双今吾闻之乃妄从博徒卖浆者游公子妄人耳。”夫人以告公子公子乃谢夫人去,曰:“始吾闻平原君贤故负魏王而救赵以称平原君平原君之游徒豪举耳不求士也无忌自在大梁时常闻此两人贤,至赵,恐不得见以无忌从之游尚恐其不我欲也今平原君乃以为羞其不足从游。”乃装为去夫人具以语平原君平原君乃免冠谢固留公子平原君门下闻之半去平原君归公子天下士复往归公子公子倾平原君客公子留赵十年不归。秦闻公子在赵日夜出兵东伐魏魏王患之使使往请公子公子恐其怒之乃诫门下:“有敢为魏王使通者,死。”宾客皆背魏之赵莫敢劝公子归。毛公、薛公两人往见公子曰:“公子所以重于赵名闻诸侯者徒以有魏也今秦攻魏魏急而公子不恤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语未及卒公子立变色告车趣驾归救魏魏王见公子,相与泣,而以上将军印授公子公子遂将魏安釐王三十年公子使使遍告诸侯诸侯闻公子将各遣将将兵救魏公子率五国之兵破秦军于河外,走蒙骜。遂乘胜逐秦军至函谷关,抑秦兵,秦兵不敢出当是时,公子威振天下诸侯之客进兵法公子皆名之故世俗称魏公子兵法秦王患之乃行金万斤于魏求晋鄙客令毁公子于魏王曰:“公子亡在外十年矣今为魏将诸侯将皆属诸侯徒闻魏公子不闻魏王公子亦欲因此时定南面而王诸侯畏公子之威方欲共立之。”秦数使反间伪贺公子得立为魏王未也魏王日闻其毁不能不信后果使人代公子将公子自知再以毁废乃谢病不朝与宾客为长夜饮,饮醇酒,多近妇女日夜为乐饮者四岁竟病酒而卒。其岁,魏安釐王亦薨秦闻公子死使蒙骜攻魏拔二十城初置东郡其后秦稍蚕食魏十八岁而虏魏王,屠大梁。

  高祖始微少时数闻公子贤及即天子位每过大梁常祠公子高祖十二年从击黥布还为公子置守冢五家世世岁以四时奉祠公子

  太史公曰吾过大梁之墟求问其所谓夷门夷门者,城之东门也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不耻下交,有以也。名冠诸侯,不虚耳。高祖每过之而令民奉祠不绝也

赏析

  本传中详细地叙述了信陵君从保存魏国的目的出发,屈尊求贤,不耻下交的一系列活动,如驾车虚左亲自迎接门役侯嬴于大庭广众之中,多次卑身拜访屠夫朱亥以及秘密结交赌徒毛公、卖浆者薛公等;着重记写了他在这些“岩穴隐者”的鼎力相助下,不顾个人安危,不谋一己之利,挺身而出完成“窃符救赵”和“却秦存魏”的历史大业。从而,歌颂了信陵君心系魏国,礼贤下士,救人于危难之中的思想品质。这也是本传的主旨所在。诚如《太史公自序》所言,“能以富贵下贫贱,贤能诎于不肖,唯信陵君为能行之”。值得注意的是,传中以大量笔墨描写了下层社会的几个人物(也可以看作是附传),特别是门役侯嬴,他身处市井心怀魏国,才智远非那般王侯公卿所能比。如果说,信陵君在历史舞台上演出了一幕“窃符救赵”的壮举而为人们所称颂的话;那么,门役侯嬴则是这幕壮举的总导演,他更令人敬佩、景仰。这反映了司马迁重视人民群众力量的进步历史观。信陵君的结局是不幸的,他才高遭嫉,竟被魏王废黜,以致沉湎酒色,终因“病酒”而死。这既真实地揭示了信陵君思想性格的弱点,更重要的是揭露了最高统治者嫉贤妒能,打击忠良的丑恶行径,可以说反映了那个时代的某种带有规律性的东西。

  本篇突出描写了信陵君魏公子无忌的形象,表现了他礼贤下士的品德,并记叙了他在侯赢、如姬、朱亥等人帮助下窃符救赵的壮举。信陵君能不畏强暴,挺身而出,从大局考虑,不计个人生死,这种精神与当时“义不帝秦”的鲁仲连一样,是值得称颂的。

  需要注意的是,侯嬴为信陵君策划窃符夺晋鄙兵事,不见于《战国策》,亦不见于先秦的其他载籍,可能是大梁长老之逸闻,是司马迁首次将它写入史册。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写作特色

  这是一篇出色的传记文学作品。叙事精于选材,信陵君门客三千,才干非凡,一生的活动千头万绪,作者着眼于突出传旨,选择了“窃符救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作为叙事的中心,并围绕这个中心组织材料,从而将其一生诸多方面的活动凝聚起来,既突出了信陵君的主要思想性格,又反映了历史的真实面貌,使人们在人物的活动中看到历史,在历史的发展中了解人物,把人物、历史都写活了。刻画人物性格,手法多样,如刻画信陵君礼贤下士的品格,有对人物言行心理的直接描绘,也有借助周围人物的对比烘托。细节描写也相当成功,如写晋鄙合符验证后的怀疑心理时用“举手视公子”几个字加以刻画,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把一位嚄宿将当时当地惊奇、自信、决不轻易交出兵权的神态活灵活现的呈现在读者面前,可谓神来之笔。

  通篇洋溢着作者对信陵君的敬慕、赞叹和惋惜的感情,不独篇名直呼“公子”,就是文中称“公子”即有一百四十七次,所谓“无限唱叹,无限低徊”。茅坤说:“信陵君是太史公胸中得意人,故本传亦太史公得意文。”(《史记钞》)可算是知言了。司马迁在这篇传记中用了烘托对比的手法来表现人物。信陵君礼贤下士的品德,与侯赢、朱亥等人“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相互烘托,相得益彰。特色:本篇在情节结构的安排上,根据突出主题的需要,有详有略。有时还采用设置悬念、前后呼应的手法。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司马迁

司马迁(前145年或前135年-不可考),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西汉史学家、散文家。他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创作了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原名《太史公书》)。被公认为是中国史书的典范,该书记载了从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期,到汉武帝元狩元年,长达3000多年的历史,是“二十五史”之首,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司马迁朗读
()

猜你喜欢

三春又轻过了,叹韶华似水。画阑外、几树飞花,可怜剩有残蕊。

便是果成时已过,飘零艳色随风坠。听娇莺声细。

()

匹马去燕南,易京大如砺。五㢠春雪深,涞上孤城闭。

行行入飞狐,夕驾靡遑税。融冰见晛流,老树陵寒霁。

()

连峰青巑岏,一径辟灵异。我疑混沌初,别有竹天地。

窈窕入寺门,净土空香閟。凉暄堕丛碧,粉节戛阴翳。

()

东皋荜门小小,记蓝生隐处。爱城曲、宛转笆篱,晨凫缓系曾许。

载画榼、沈家池馆,酒徒跋扈容龚五。又帆抽秋霁,苍鴚点点偏阻。

()

学和阳春逸兴遥,吟馀花雨霎风飘。瑶池未许莲池汇,何处慈航度法桥。

()

萋萋河畔草,黯黯城头日。居民莽牢落,荒祠迥独出。

螵蛸罥户青,赑屃绣苔碧。往尝读遗传,三公事如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