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添线绣床人倦

西江月·添线绣床人倦朗读

译文

贫苦人家冬至夜妇女坐在绣床前漏夜刺绣,人虽极感疲倦,然而还是续添丝线继续刺绣。惟一表示“冬至”的是燃起一束敬神的信香,袅袅香烟斜冲天上。富贵人家则彻夜箫鼓不绝以示庆贺。来宾的坐骑拴在门外的栓马桩上,马儿耐不住五更晓寒,扬蹄昂首嘶鸣。
帽下露出已斑白的头发,然而镜中却映出了脸上桃花般的醉酡色。舒适地在帘内边饮酒边赏梅花,醉梦中好像到了孤山下去游赏梅花一样。

注释

五更:指一夜。
朝雪:这里指已斑白的头发。

参考资料:

1、古诗文网经典传承志愿小组.白马非马译注,作者邮箱:930331075@qq.com

鉴赏

  “添线”两句,叙贫家冬至夜。言贫寒之家冬至夜仍需通宵干活,妇女坐在绣床前漏夜刺绣,人虽极感疲倦,然而还是续添丝线继续刺绣。惟一表示“冬至”的是燃起一束敬神的信香,袅袅香烟斜冲天上。“五更”两句,富贵之家的冬至夜。此言“冬至大如年”,富贵人家彻夜箫鼓不绝以示庆贺。来宾的坐骑拴在门外的栓马桩上,马儿耐不住五更晓寒,所以扬蹄昂首嘶鸣。上片贫富对比,虽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般的尖锐,然而也反映出当时社会上的不平等。

  下片“帽压”四句,述己过冬至夜的情景。言词人帽下已露出斑白的头发,然而镜中却映出了他脸上桃花般的醉酡色。他舒适地在帘内边饮酒边赏梅花,醉梦中好象到了孤山下去游赏梅花一样。这说明词人虽属“寒士”,终是有酒度岁也。

参考资料:

1、周汝昌 等.唐宋词鉴赏辞典(南宋·辽·金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年8月版:第2481页

吴文英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吴文英朗读
()

猜你喜欢

夜雨侵客枕,山云宿官阁。起听新瀑声,遥从空涧落。

因思凌孱颜,飘然出城郭。抱癖怜寡谐,不惮湿芒屩。

()

越阡度陌。凉云下芜城,一例萧索。故山可隐,名园有主,不闻残角。

倾襟未恶。更消受青尊酒薄。试重歌、蓝田辋曲。冷句写寂寞。

()

西风影里倚危阑,杰阁崚嶒路曲盘。修竹当门云影薄,枯荷卷叶雨声乾。

谈经人去虚堂静,埋剑池空夕照残。忆到五松园外路,石城烟柳共荒寒。

()

承欢便殿接天香,披拂熏风爱日长。时雨连朝滋稻垄,晴霞一片映湖光。

凛遵圣训闻诗礼,勉竭愚忱效颂扬。浩荡恩波沦亿兆,衢歌喜听祝无疆。

()

春光镇在人空老。往事知多少。笙箫吹断水云间。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花明月暗飞轻雾。渐觉伤春暮。待歌凝立翠筵中。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

竹树迷离密绕村,绿阴深处见鸡豚。人家正在溪桥畔,一路蓼花红到门。

()